中共巴中市恩阳区委 巴中市恩阳区人大 巴中市恩阳区人民政府 政协巴中市恩阳区委员会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巴中要闻 | 国内要闻
恩阳新闻 | 外宣恩阳

部门传真 | 乡镇动态
理论调研 | 公告公示

恩阳区情 | 人文恩阳
视频新闻 | 本站专题
主办:中共巴中市恩阳区委 承办:恩阳区新闻中心 投稿:eyxwzx@163.com 电话:0827-3369397

新闻

部门

乡镇

文艺

您现在的位置: 恩阳新闻网 > 人文恩阳 > 正文
苕事
作者:舒雨湖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12-29

    挖红苕之前,要割苕叶子。不,准确地说,是割苕藤子。割,自然不是斯斯文文地掐叶子了。

    别说,掐出来的相对嫩一些的叶子或者尖子,是很好的素菜。反正,这家伙长在田地里,相当自然,没被什么药物保养过:绝对绿色,而且营养。

    即使在河坝里,只要大水没漫过这一片土地,那也是很干净的。不过,掐这菜的人可得小心的了:别把衣服沾了苕浆。苕浆可是个相当普遍的东西:不管是叶子,还是藤子,还是埋在地表下面的“果实”,都有。最主要的不是有,而是沾在衣服上,当时可能看不出来,等苕浆经风一吹或者太阳一晒就显出黑的痕迹来。这痕迹是绝对不好洗的,甚至洗不掉。一些讲究的人所说的“苕气”,可能就是这样来的。

    现在挖红苕的时候,割藤子也需要注意。如果不小心,挨着的泥巴全部割掉(俗称擦巴巴割),那就不容易发现那窝红苕具体在什么位置了。所以,会割藤子的,那总要留那么一点点,比方说一指长半指长的样子。毕竟,要先割后挖的。

    割下来的藤子,要抱走。手上肯定要沾那厉害的苕浆了。如果有准备,穿身旧衣裳,衣裳沾点也不要紧的。

    手上沾点泥土以及草草们的气息,是不要紧的。反正天天要洗手,几洗几洗就不见了。旧衣裳,只是干活的时候穿,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几场雨之后,地里有点潮湿,巴在红苕上面的泥巴格外多一些。也不要紧,雾已经散开,把新挖出来的红苕摆在地上晒晒。

    挖红苕虽然是力气活儿,但是按照上述,很好做。红苕是栽在苕箱上面的。苕箱,就是把土刨成一箱一箱的;一个苕箱和另外一个之间,是有沟的。红苕却不栽在这沟里,而是栽在这箱箱上头:与栽姜恰恰相反。为此,挖的时候,看准那一窝红苕的所在,拿准锄头,看准点,一锄下去,箱倒苕出。当然,如果没看准,可能箱倒红苕也被锄头伤到了。

    今年,我这边的红苕确实不多,一小块土地种了而已。太阳热起来之前,已经挖出小半背篼。余下的,隔几天来挖一回,也是能够挖回家的。老家爸爸名下的可能多很多:挖和背,都不容易。

    爸爸还有很好的一个保存红苕的地方:苕窖。就在屋子竹丛后面。不是往下面挖的那种,是平着往里面挖的。红苕放在那里面,到明年春天是完好无损,而且是新鲜的。洞口往往是用稻草封闭着。与红苕一样有这高级待遇的,以往还有甘蔗和橘子:后来估计是红苕太多,甘蔗就直接在外面不远的地方采用掩埋的方式,橘子也要看情况了。那,与我这边完全不一样。

    我这边,因为红苕并不多,背在背篼里的红苕一路走一路说愿拿的拿吧,别客气,而且一挖回来就开始吃。所以,我这边的方式是挖回来,就直接放在阳台上,让雾淹着,风吹着,太阳晒着,红苕不久就会成为蔫红苕。不是干红苕,是苕皮干了些,去了些水分的样子:听说,这样的红苕更甜一些。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反正不好打洞做苕窖的了,也就这样吧。

Copyright © 2013—2013 巴中市恩阳区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主办单位:中共巴中市恩阳区委 承办单位:巴中市恩阳区新闻中心
联系地址:巴中市恩阳区工业园内 联系电话:0827-3369397
联系邮箱:eyxwzx@163.com 蜀ICP备06008771号
设计制作:巴山网络 联系QQ:573728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