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巴中市恩阳区委 巴中市恩阳区人大 巴中市恩阳区人民政府 政协巴中市恩阳区委员会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巴中要闻 | 国内要闻
恩阳新闻 | 外宣恩阳

部门传真 | 乡镇动态
理论调研 | 公告公示

恩阳区情 | 人文恩阳
视频新闻 | 本站专题
主办:中共巴中市恩阳区委 承办:恩阳区新闻中心 投稿:eyxwzx@163.com 电话:0827-3369397

新闻

部门

乡镇

文艺

您现在的位置: 恩阳新闻网 > 人文恩阳 > 正文
“烧‘火巴’红苕”
作者:舒雨湖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12-29

    这事情,大致在自家的灶堂里,有许多朋友都干过。不过,我们一般不觉得这样就很不得了。因为,那只是在做饭的时候,或者煮什么结束的时候,才把红苕放进草木灰里面,等好半天红苕才会熟的。最主要的是,那些事情都一般控制在爸爸妈妈手里,而小孩参与的很是有限。

    我们小孩子不这样做。直接趁着大雾天气,悄悄地背了背篼上山,捡了松毛儿和一些柴叶子,找块空地,就烧起红苕来。

    红苕烧熟了,本来有另外一名字,只是那个字实在太难写了。

    因为那个字实在是不好找。聪明的人用左边一个火字右边一个巴字来代替,读作“啪”的音。火字边右巴字那个字,我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就暂时写成“火巴红苕”,以资大家笑谈。

    “火巴”所替代的那个字,我们这里使用得相当广泛的。比如,问你屋肉煮“火巴”了没,就是外边所说的你屋肉煮熟了没。喊你捏一下藤藤那个冬瓜,看看是不是“火巴”的,是的话就已经烂掉了;自然,烂掉了就不要了。或者喊你把米煮“火巴”一点,老人好吃,就是喊你把饭煮得软和一点。诸如此类,运用非常广泛,然后遗憾得紧:我实在写不起这个“火巴”字所替代的那个字呢。

    所以,“烧红苕”就直接上场了,跟其他地方说的烤什么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也就是,说这个事情的时候没用什么烤字,最好的是说成“烧红苕”。这么一说,大人小孩一听就明白,完全不是拽文的。而且,红苕,只有红苕可以这四个字连在一起说;换了别的,那就不能够这样说了。比如,烧苞谷(就是外边所说的烤玉米),绝没人说成是“烧火巴苞谷”。

    大雾天气最为合适。如果没有大雾,山上一冒烟,那山下就看见了,肯定有大人跑上山来:事情就不会成功了。最合适的地点,定然在山脊上的重石子(跟老版的《红楼梦》序幕里面显出来的两个石头重起来的那个形象很一样,咱家那山上就这么一个地方叫重石子。为什么提到那大作品呢,因为妈妈跟老一辈的人看见那序幕都说是在我们那山上那地方拍下来的!)的石壳下面,只有石头,周围树也高,烟子顺着石头上去了,谁也难得发现。

    捡柴这些并不难,只不过烧的经验不足,所以往往把红苕烧焦了。焦了也没事,照吃不误。吃过之后,嘴巴上不仅有灰,还带黑色呢,那就是焦红苕的影响了。同去的山梁上的小朋友们并不介意这些,还是相当高兴。见着太阳老高老高的了,就割草的割草,捡柴的捡柴,以最快的速度下山回家去:妈妈站在院坝边上喊吃饭了嘛。

    后来念书之后,才知道这事情做不得,也才知道被大人擒住了打屁股是应该的。那山林重地,怎么可以点火呢。

    好在时光教会我一种特有意思的本领,常常忘记屁股被打的时候眼泪长颗长颗的情景,让我偏偏记住几个小孩子一起争抢我们自己的劳动成果且个个笑逐言开。同时,让我记得,烧,是一个动作过程。烧熟了,直接就可以叫“火巴红苕”。

Copyright © 2013—2013 巴中市恩阳区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主办单位:中共巴中市恩阳区委 承办单位:巴中市恩阳区新闻中心
联系地址:巴中市恩阳区工业园内 联系电话:0827-3369397
联系邮箱:eyxwzx@163.com 蜀ICP备06008771号
设计制作:巴山网络 联系QQ:573728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