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巴中市恩阳区委 巴中市恩阳区人大 巴中市恩阳区人民政府 政协巴中市恩阳区委员会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巴中要闻 | 国内要闻
恩阳新闻 | 外宣恩阳

部门传真 | 乡镇动态
理论调研 | 公告公示

恩阳区情 | 人文恩阳
视频新闻 | 本站专题
主办:中共巴中市恩阳区委 承办:恩阳区新闻中心 投稿:eyxwzx@163.com 电话:0827-3369397

新闻

部门

乡镇

文艺

您现在的位置: 恩阳新闻网 > 人文恩阳 > 正文
红苕苞谷谈
作者:舒雨湖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12-29

    那从前也不觉得苦,现在也不觉得。不存在所谓忆苦思甜。反正日子就是这样过的,有什么苦的呢?自己感觉还是很满意。

    再说,认识的小花小草小树小木一大帮,说起来幸福惨了。还有,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说细米白面,不说豌豆胡豆,就说吃红苕苞谷,也很多趣味。红苕确实有催肥的效果,母亲总是这样告诫我这样的小孩子,父亲也说好吃。

    要交的粮食交了以后,是要算着吃的。不能够说家里有好的米啦面的就先吃好的,把好的吃完了就吃红苕苞谷甚至不吃(父亲评价这类现象是“有了一顿怂,莫得了剜鼻孔”;意思是有了吃的一点不盘算,几下就吃完,吃完了呢就只好饿着了)。我们不这样做。好的要匀着吃。红苕出来之后,那些最小的红苕都收拾背回来,一大锅煮全都煮红苕,美其名曰:亮红苕。

    顿顿都吃,所谓三复二顿都吃。可能有朋友说,这多痛苦。其实没什么,尤其是苕窖时代没到来之前,抓紧时间吃,是一种很好的办法,而且确实节约米面。吃一两个月,是常有的事。

    苞谷就更有意思。苞谷,自然多是舍不得吃嫩苞谷了。不是不吃嫩苞谷,只是不会疯狂地猛吃。老了的苞谷,晒干了苞谷米,很划算的。撮一撮瓢干苞谷米儿出来,把灰那些过过筛子,里面的小渣子什么的拈干净,用磨子推两次,够细的了。锅里的水烧着。父亲吼一声,那娃儿,走街上去买包糖精回来,屋里没糖精了。我就立马去办。

    跑回来的时候,锅里水开了,父亲正在下磨子磨出来的苞谷面。一边细细往锅里的水上撒,一边用筷子快速搅动:经验证明,如果搅动太慢,苞谷面下去那肯定要结成块状;更不用说不搅动。

    父亲看站在灶头边的我,问了声你买回来了。我点头。父亲就会说,买回来了就搭两三颗在里面,憨起干什么。那,我就赶紧用牙齿咬了糖精口袋,在父亲一声一声地嘱咐中,下了三颗糖精到锅里。

    煮熟之后,就是著名的苞谷蒸蒸。味道不是一般的好。一顿,我可以喝两三碗。反正煮了一大锅,没什么的。

    有时候,父亲把苞谷面下得多,而锅里水不够多,就显得干一些。有了锅巴,就会让母亲笑话。母亲很会把握,这点是我们父子所不能及的。

    现在,石磨已经不用了,多是找个打面的地方,用机器打出苞谷面来,吃新鲜玩意儿样的吃一点。有的甚至不好意思去打干苞谷米儿面,所以不曾见到这风景。最多不过是嫩苞谷的时候,剥了嫩苞谷,去打点嫩苞谷面,用了口袋装着,冻在冰箱里,想吃的时候试着吃点,以资解谗。

    吃过苞谷蒸蒸的人,即使现在住进了城市,看见这事物眼睛依然放出不一样的光芒来。甚至一碗又一碗地来。没什么奇怪的。

    不过,那时候,让你一连吃个一两个月,那肯定也比较有趣。小孩子不懂得家里过日子需要安排,总不免问起父亲怎么不煮米。母亲肯定说这东西比米要好很多。确实也是如此:现在白米细面吃多了的人们,不四处想办法找这些东西吃么?有的甚至更疯狂,连从前的过路黄啊车前子啊,以至于牛喇叭草的草尖儿都吃上了。哪还有苦不苦的说法呢。

    如此安排下来,过年前后即所谓青黄不接的时节,我们家还是有米吃的。不 敢说现在没过过这样日子的小朋友将来如果遇到稍微紧一点的日子怎么办,只是说过过这样的岁月于我是很有意思的。

Copyright © 2013—2013 巴中市恩阳区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主办单位:中共巴中市恩阳区委 承办单位:巴中市恩阳区新闻中心
联系地址:巴中市恩阳区工业园内 联系电话:0827-3369397
联系邮箱:eyxwzx@163.com 蜀ICP备06008771号
设计制作:巴山网络 联系QQ:573728337